病态

当有一天,向日葵放弃了太阳,我就不爱你了(魔道)

回望往昔

  乱葬岗围剿已经过去了五年,魏婴也已故去五年。时间啊……一个不留情面的东西,它改变了很多东西,人的相貌,人的本性,而它取没有改变人们深埋于心底的思念。

   在这五年之中,云深不知处时常响起悠扬惆怅的问灵曲,无人知道是谁在弹奏,又是为何而坚持...云梦莲花坞的监牢中也会传来阵阵求饶声“宗主,我真的不是魏无羡!”

   “修鬼道,本就是祸患,留你何用,杀了”

    “忘机,过几日我要和思追他们前去夷陵,调查发光异湖,可否和我们一同前求?”蓝曦臣自知魏无羡死后自家弟弟和自己变得很生疏,如今这般田地,他又何尝不无奈呢?

     “去”听到夷陵,蓝忘机难免激动,那里好歹也是魏婴曾生活过的地方,万一...那里有那个人的一丝残魂呢?

    “发光异湖?”

     “是的,宗主,在夷陵这一地带确有此湖。”

      “率七十门生即日出发,我倒要看看是谁在捣鬼!”



    文笔堪忧……剩下的星期五吧!